网站首页 / 平安建设 / 综合治理
楼长“爱管事”,“楼长制”焕发新活力
楼长“爱管事”,“楼长制”焕发新活力
浏览次数:12980作者: 舒城县桃溪镇   发布时间:2023-11-24

    冬初暖阳,近日,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桃溪镇红光小区内留守在家的老人、小孩纷纷走出家门,汇聚到位于小区内的农民活动广场、法制文化长廊、反邪教文化主题公园等处,三三二二,晒晒太阳聊聊家常,格外热闹。这儿房屋错落有致,环境幽雅。作为全镇最大的村民安置小区,3年前诞生的“楼长制”如今有了新版本。

   “居民吹哨、楼长报道”“大忙小忙找楼长,大事小事好协商”“办事效率一流,乐意帮大家解决问题”……大到邻里纠纷调解、安全防范知识宣传、信息采集、楼栋消防隐患排除等职责,小到组织楼栋人员清除卫生、帮助孤寡老人等,“爱管事”成了他们的新标签。

  前不久,安装晾晒场一事让A4幢张永红、A5幢陶良贵等楼长又收获了“好评”。

  因人居环境整治要求,严禁在公共区域乱搭乱拉乱接,这让高层下的低层住户为晾晒衣被等日常用具犯了难。张永红、陶良贵等人积极向村里反映,经走访、板凳会形式,决定划出一块公共区域作为晾晒场,既整洁又美观,一举两得。

  楼长如何选?2020年底曾按小区一、二期区域各选出1名,高层每幢楼安排一名楼长,共计19名。实践证明,这19名楼长有些没发挥应有的作用。2022年,为选优配强楼长,以“本人自荐、群众推选、村干部和驻村民警考核”方式,一期66户,二期60户,各选举出一名楼长,三、四期是高层,6幢楼推选出6名楼长,实行积分制,由所在小区的住户和村干部、驻村民警综合打分,根据其为住户和参与社会治安管理的贡献率排出得分高低,进行公示,同时为他们争取到了与村民组长相仿的待遇,实行末位淘汰制。

  制度优化后,小区内的楼长从19名一下子锐减至现在的8名。“以前是每幢楼产生一名楼长,现在是按小区一、二、三期每期分别选出楼长,精简的是数量,提升的是服务质量。”

  据去年11月调入红光村的95后党支部书记程勇介绍,该小区462户,1610人。居住人员除本村回迁户外,还有周边村庄村民和外来人员租住的。“遇到衣服掉落、噪音较大、楼层卫生等常见的问题,我们喜欢找楼长解决。实在解决不了,我们还有小邓警官。”今年86岁的尹大妈说。

  尹大妈口中的“小邓”名叫邓涛,是舒城县公安局桃溪派出所驻红光警务室民警,95年生,2021年从拟调离的民警黄宸手中接过“接力棒”。为尽快熟悉人员和相关业务,邓涛加强与各楼长线上线下联系,一没事便往小区跑,挨家挨户走访,久而久之,他便“一门清”,成了大家口中的“小邓警官”。“派出所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笔记本,哪家房子换了主人、租住人员更换了、楼道里灯不亮或电动车占用公共过道,我一般都记在本子上,掌握第一手资料。”

  今年56岁的顾世奇一直是A3幢楼长。他待人和善、勤快、热衷公益,做事有分寸,俨然成了这栋楼的“当家人”,楼上楼下村民也极力推崇他,这只是众多楼长的一个缩影。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、参与夜间治安巡逻、采集治安相关信息、进行安全防范宣传、积极参与社会治理的其他工作……楼长作为与群众距离最近的人,搭建起警民联系的桥梁,健全了基层治理网络。

  “刚入住红光小区时,由于大多村民不适应这种集中居住的新环境,邻里纠纷多,干群关系一般,卫生就更别提了。面对管理困境,镇村干部和派出所整天泡在小区里,想了许多点子,找出了这个好办法。”

  谈起建立“楼长制”的初衷,桃溪派出所所长朱恒运有着说不完的话。他提供了一组数据:2018年至2020年,红光小区共发生警情18起,其中盗窃类6起,纠纷类及其他类12起;2021年至2023年11月,警情数下降至5起,盗窃类、诈骗类案件为0,纠纷及其他为5起。

  朱恒运介绍,红光小区是一个开放式小区,为守护村民财产安全,村里安装8路16个探头接入治安监控系统,小区主干道和出入口全覆盖,同时以楼长为单位,开展夜间打更巡逻,更好地压降发案数。

  群防共治是小区平安的“压舱石”。日趋完善的“楼长制”有效破解了“看得见的管不了,管得了的看不见”基层治理难题,成为持续创新社会治理的一种有益尝试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